33.2 C
Seoul

在韩就业外国人数高达92.3万名 一半以上工资不到300万

-

由于疫情过后,非专业就业(E-9)签证和留学生增加,在韩国就业的外国人达到了92.3万名,创下了历史最高记录。
据统计部和法务部18日发表的《2023年移民者滞留实态及雇佣调查结果》,以今年5月份为基准,国内常驻外国人(15岁以上)为143万名,比前一年增加了12.9万名(9.9%)。其中就业者增加了8万名(9.5%)。达到92.3万名。
外国人数和外国人就业者人数全部达到了2012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高水平,增幅也最大。
随着经济活动参与率的较低的留学生数量增加,雇佣率从64.5%降低了0.3%至64.2%。
按照年龄段来看,30多岁的就业人数比去年增加了3万名,达到了30.8万名,占全体的33.3%。15~29岁就业人数增加了4.1万名,达到21.4万人,占全体的23.2%。30岁以下的就业者达到了55.5%,40多岁和50多岁的就业人群比重分别为18.5%和15.7%。
从国籍来看,就业者中韩裔中国人(朝鲜族同胞)人数最多打32.6万人,占35.3%,其次为越南(20.1万人,11.3%)和中国汉族等其他民族(13.5万人,4.9%)。其他亚洲国家占39.8%。在韩就业的亚洲人占整体的 90%以上。
此外,在韩常驻朝鲜族人口减少,中国汉族等常住人口增加了5000名,而越南等东南亚国家的常驻人口增加到了4万人以上。在韩就业人口中国也有稍微减少的趋势,而越南一年之间增加了1.6万人,其他亚洲地区的就业人数也增加了7.3万人。
从就业人口的签证种类来看,持有非专业就业签证(E-9)的人数为26.9万人,在外同胞签证(F-4)人数为25万人,永驻权(F-5)人数为9.8万人,结婚移民(F-6)人数为7万人,访问就业签证(H-2)人数为6.3万人,专业人力(E-1~E-7)人数为4.6万人,留学生(D2~D4-1`7)就业人数为3.3万人,其他就业人数为9.4万人。
按产业分类来看,依次为光·制造业(44.6%)、批发零售·住宿·饮食(18.4%)、事业·个人·公共服务(15.5%)。
外国人领工资的劳动者为87.3万名,占全体就业者的94.5%。领工资的劳动者的工资水平在200~300万韩元有44.2万名,占总体的50.6%。300万韩元以上的有31.3万名,占35.8%。100~200万韩元和不满100万韩元的分别占9.9%和3.7%。
领工资的劳动者中希望跳槽的人占12.3%.在希望离职的理由中,工资太低(39.2%)最多,工作辛苦或危险的比率为19.4%。
在韩国常驻的近5年来归化韩国籍的人为5.1万名,比去年减少了1千名(2.5%)。其中就业者人数为3.4万名,与去年相同。
在过去一年里没有收入的外国人为29.8%,比两年前的调查增加了3.9个百分点。
外国人总收入的39.4%用于生活费。其次是国内外汇款(23.2%)、储蓄(15.7%)和住房费用(11.8%)。
住房形式方面,59.2%的人选择租赁,15.2%的人拥有自己的房屋,而寄宿、住在其他地方和“免费”形式的人则占25.6%。48.2%的房租价格为30~50万韩元,27.8%的房租价格为10~30万韩元,20.2%的房租价格为50~100万韩元。
在过去一年里经历经济困难的外国人为13.5%,与上次调查结果相似。按类型(多项选择),“医疗费负担无法看病”(35.0%)的情况最多。“未按期支付水电费”(27.3%)和“个人或家庭难以筹措学费”(22.0%)紧随其后。
有求职经验的外国人比例为68.0%。在求职过程中遇到的困难中,“缺乏职位信息”(21.9%)的外国人最多。其次是“韩语不好”(15.1%)和“在附近找不到工作”(6.6%)。
持有学生签证的外国人为18.8万人,比去年增加了2.5万人(14.1%)。按国籍划分,越南(38.3%)、中国(27.7%)和乌兹别克斯坦(6.4%)位列前三。按年龄划分,15~24岁的人数最多,为12.9万人,占总数的68.8%。25~29岁(22.4%)和30岁以上(8.9%)紧随其后。
来韩国留学的理由中“教育课程优秀”所占比率最多,为30%。其次分别是专业与关系领域相吻合(21.9%),韩国学位有助于就业(10.6%)。
在韩国学习的主修专业中,社会科学、媒体、信息学、经营、行政、法律(28.8%)最多,其后依次为韩国学(19.6%)、教育·艺术·人文学(17.2%)。